您當前的位置:首頁>>高等教育 >

高等教育

高校自主招生12年呈6大變化:公平成最大考量

作者:新華網發布時間:2015-08-03 09:41:31

 2015年度高考已經落下帷幕。人們清楚地注意到,從12年前自主招生破冰以來,種種變化逐步貫穿考試到錄取的各個環節。一張高考的題卷,事實上已成為一張改革的答卷,折射的則是人們對教育公平、公正的期盼。

  變化一:自主招生破繭前行

  2003年,自主招生在全國22所高校“破冰”,學生在通過高校自主招生筆試面試,且全國統考成績達到生源所在地確定的與試點學校同批次錄取控制分數線后,即可享受相應高考降分政策。

  今年,自主招生再迎變革:試點高校自主招生將一律安排在全國統考結束后、成績公布前進行,且不得采取聯考方式,提高中西部地區和人口大省錄取率等。根據教育部公布的名單,今年共有102所高校具有自主招生資格,其中面向全國的有89所(含學院、分校),比往年新增16所。

  自主招生的推行,結束了此前高校只能在每年同一時間招考的歷史,高招制度也向著綜合評價、多元錄取的方向邁出重要步伐。但同時也伴隨爭議,各聯盟間的“生源戰”“掐尖戰”給學生增負,同時還有選拔欠科學等質疑。

  點評: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表示,人們期待自主招生打破“一考定終身”現狀,也需要給這一制度的完善提供空間。“出現‘掐尖’、招生不科學等不僅不能叫停自主招生,反而說明應盡快改革行政主導下的計劃體制,完善招考程序,提高招生專業化程度。自主性是實施自主招生的本質要求,公開公正則是根本保障。”

  變化二:試卷命題“分”“統”之間:公平應成最大考量

  1985年,上海在全國率先獲得高考單獨命題權并延續至今,2002年,北京也開始實行自主命題。2004年,遼寧、江蘇、浙江等9省一并加入分省命題大軍,至2006年,全國實行分省命題的省份已達16個。

  “分”的趨勢在今年有了改變。江西、遼寧和山東三省均重新使用由教育部考試中心統一命制的試卷,教育部部長袁貴仁在今年兩會期間透露,2016年還將新增7省,即有25省將使用“統一命題”試卷。袁貴仁解釋稱,“統一命題”并非意味著25省都將使用同一張試卷,而是強調“一綱多卷”,提高各省份高考命題的質量。

  點評:華東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教授吳遵民表示,我國各地教育發展水平不均衡,分省命題有利于體現這一差異。但這一方式近年也暴露出命題質量波動大、考試安全風險高等問題,統一命題更有利于體現公平。吳遵民認為,高考最終應形成統一命題為主,少數有條件的省份繼續實行分省命題的大格局,實現高考公平和效率的最大化。

        變化三:舞弊“零容忍”還須出“大招”

  2012年,教育部修訂《國家教育考試違規處理辦法》,進一步嚴肅考紀,對于一些考試舞弊行為給予暫停參加該項考試1至3年的處理;情節特別嚴重的,可以同時給予暫停參加各種國家教育考試1至3年的處理。此外,國家工作人員有徇私舞弊行為的將從重處理。

  近年來,各地對于高科技舞弊行為同樣嚴查嚴防:禁止手表、通訊工具;啟用反無線電作弊儀器,金屬探測儀,指紋身份驗證系統……幾乎每年都會應用新技術,都被冠以“史上最嚴”。

  然而另一邊卻是替考事件不斷:2006年,陜西省洋縣高考發生替考事件,組織部分高二優秀學生參加替考;2008年,甘肅天水發生23名考生替考事件,其中部分替考者由兩名老師帶隊從山東到天水替考;2014年6月,河南杞縣高考替考事件涉及替考考生127人;今年高考中,江西再曝替考事件……

  點評:教育專家、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說,頻繁出現高考替考舞弊,是因為缺乏有力的內部監管。理論上高考信息錄入和管理處于封閉狀態,替考者的信息能順利地被錄入考試系統,管理人員極有可能處于替考利益鏈上。因此,加強權力監管刻不容緩。

  變化四:啃下“異地高考”改革硬骨頭

  2013年的高考備受矚目,在912萬高考大軍中,首次有超過4500名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在非戶籍地參加高考。人數雖少,甚至低于預期,但卻讓人看到政府推進教育公平的決心。

  自1977年以來,考生都只能在戶籍所在地參加高考,隨著經濟社會發展,2013年我國進城務工人員已達2.6億。在大量隨遷子女城市入讀和現行分省按計劃錄取制度背景下,推進異地高考成為邁向教育公平的大勢所趨。

  2012年9月1日,國務院要求各地在當年12月31日前出臺異地高考相關政策,異地高考由此開啟“破冰”之旅,當年共有河北、遼寧、吉林、黑龍江等12省份啟動實施該項政策;2014年,北京、上海、山東等16省份相繼加入,意味著異地高考政策在全國普遍落地。

  點評:上海市教科院副院長胡衛表示,異地高考并非單純的教育問題,門檻設多高,口子開多大,均涉及教育資源配置、戶籍管理、社會治理、財政體制等諸多方面。異地高考關乎社會公平,改革勢在必行,但也要考慮資源承載力,群眾可接受度等,應循序漸進,不停頓、不倒退,避免大波折。

        變化五:讓寒門學子享有人生出彩機會

  與過去十余年間我國高等教育規模不斷擴大情形不符的是,農村生源在重點大學所占的比例逐年下降,一些“985”名校中該比例已不足兩成。同時,在每年棄考生中,農村生也占大多數。高考制度若不能為寒門學子創造升學機會,必將傷及社會公平和正義。

  2014年全國兩會,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宣布:“貧困地區農村學生上重點高校人數連續兩年增長10%以上”;教育部也作出承諾,2014年全國貧困地區農村學生上重點高校人數超過31萬人。

  中西部地區招生協作計劃、部屬高校嚴格控制屬地招生比例、農村貧困地區定向招生專項計劃、地方重點高校招收農村學生專項計劃……實際上,近年來國家招生制度不斷向邊遠、貧困、民族地區優秀農村學生傾斜,圓寒門學子“名校夢”的長效機制正初見成效。

  點評:熊丙奇認為,城鄉教育資源差距及分省按計劃集中錄取制度,是造成寒門學子難進名校的重要原因,當前對農村生進行的“計劃式”公平補償極有必要,但從長遠看,需加快改革錄取制度,實現各地錄取定額并非按考生數量平均分配,同時加大教育資源對農村地區的傾斜。

  變化六:清理加分,讓高考回歸純真

  近年來,各種高考加分項目飽受詬病。奧賽、科技競賽加分,音樂、美術特長加分,三好學生、優秀學生干部加分……加分政策逐漸駛離初衷,甚至成為“關系戶”謀私利的升學游戲。

  2011年,教育部等五部門聯合發出《關于調整部分高考加分項目和進一步加強管理工作的通知》,從“縮減”“限高”“指定”“規范”四方面對加分政策進行調整,總體思路是縮減加分項目,降低加分分值。2014年底,教育部再頒新方案,明確2015年起取消體育、藝術等特長生加分項目;地方性加分項目也將從2014年的95個陸續減少到2018年的35個,減幅63%。

  點評:華東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教授金忠明說,由于制度設計、過程監督存在漏洞,原本服務于學生全面發展目標的考試加分政策,在一些地方異化為權力尋租工具,清理加分亂象,是重塑高考改革公平公正核心價值的必然要求。今后,教育部門要繼續清理和規范加分政策,更要完善制度,讓學生特長在綜合素質評價體系中得到全面、客觀的體現。

?

版權所有 河北省高招咨詢會官方網站--河北圓夢招考網
冀ICP備14019007號

河北圓夢招考網
手機站

手機掃描二維碼進入手機版網站

贸易战比特币暴涨 内蒙古时时5个号走势 河北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公式规律开奖结果历史纪录 老时时统计 福彩12选5复式投注金额 幸运赛车开奖视频 赛马会下载點 重启时时彩龙虎走势图 北京pk号码 天津20选8开奖结果